欢迎访问情感生活资讯网

*ST兆新上演“逼宫”大戏:“宝能系”“中植系

时间: 2020-05-17 08:16:54 | 作者:张歆艺 | 阅读:125次

在历经4年转型后,*ST兆新(002256.SZ)遭遇业绩滑铁卢,如今已经“披星戴帽”,游走在退市边缘。5月13日,*ST兆新股价遭遇连续跌停后,首破1元/股,沦为“仙股”。

这一幕并非“一日之寒”所致。近半年来,股东“逼宫”董事会、年报被出具“非标”意见、高管辞职、银行账户被冻结……一系列“狗血剧情”轮番上演,而这其中,又因“中植系”和“宝能系”迷离闪现而引发投资者的高度关注。

*ST兆新方面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公司的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但是仍有其他的银行账户使用,目前并不影响公司正常经营。同时,公司已提请辞职的管理层仍有5名董事、3名监事在履职,不影响公司运营。

转型受挫变“仙股”

*ST兆新成立于1995年,其前身为彩虹精化,2008年在深交所上市。

成立伊始,*ST兆新主营精细化工,后扩至精细化工、新能源和生物降解材料三大类业务。

2014年,*ST兆新精细化工业务迎来挑战,其开始涉足光伏产业,从事电站投资、运营和管理。随后,2015年进入新能源汽车运营,2016年进入储能及光、储、充、智慧停车一体化充电站领域。

转型之初,*ST兆新业绩迎来一定增长,但是随后并不顺利。记者注意到,2017~2018年,*ST兆新欲通过并购模式在锂电池领域打开局面,不过,其先后筹划收购阿李股份、惠强新材、上海中锂、锦泰钾肥、盐城星创和恒创睿6家公司,但频频告吹。

不仅如此,转型4年之际,*ST兆新业绩突然“变脸”。受“5·31”光伏新政、融资环境和石岩厂区搬迁等因素影响,*ST兆新在2018年实现总营收6.04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08亿元,分别同比下降28.55%和48.03%。

与*ST兆新业绩下滑相伴的是,其债务承压,资金流动性告急。

2018年年报显示,*ST兆新资产总计30.86亿元,负债合计11.43亿元。其中,公司货币资金0.67亿元,短期借款1.3亿元,1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1.09亿元。此外,公司财务费用达1.28亿元,同比增长约320.3%。

从现金流上看,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1.86亿元、投资活动现金流量净额-2.35亿元,筹资活动现金流量净额-5.91亿元。

记者注意到,2018年12月,*ST兆新向莱华商置有限公司申请办理总额不超10.8亿元(含)的委托贷款,以缓解资金压力。2019年8月,*ST兆新还通过全资子公司深圳市永晟新能源有限公司股权收益权转让与回购方式向东莞信托进行融资。

而从2018年8月开始,*ST兆新实际控制人陈永弟及其一致行动人彩虹集团股权质押率高达99%,陈永弟和彩虹集团的全部持股也已被冻结。天眼查显示,目前彩虹集团及陈永弟多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彩虹集团也已进入破产程序。

2019年,*ST兆新经营状况继续恶化。当年,该公司实现营收4.31亿元,同比减少28.5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07亿元,同比减少48.03%。

如今,因为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亏损,4月27日起,*ST兆新已被“披星戴帽”。目前,其市值已跌至16亿元左右。5月14日,*ST兆新股价已遭遇连续跌停,跌至0.9元/股,沦为“仙股”。

“逼宫”大戏仍未结束

在*ST兆新业绩亏损、股价跌跌不休的同时,一场由第三大股东深圳市汇通正源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汇通正源”)发起、持续已久的“逼宫”大戏仍未画上句号。

汇通正源于2016年以2.97亿元参与*ST兆新的定增方案,持有6.45%股份。天眼查显示,汇通正源大股东为深圳物华投资有限公司,最终受益人和疑似实控人为持股物华投资90%的王军。

2020年3月,*ST兆新收到汇通正源提出的临时议案,提议罢免董事长张文、副董事长翟建峰、董事杨钦湖、董事陈实以及独立董事李长霞、王丛。

汇通正源向*ST兆新致函指出,近两年,*ST兆新的业绩不但没有增长,甚至主营净利润出现大幅下滑,其主要业绩均靠变卖资产实现。董事会及管理层完全不顾中小股东的利益,靠着变卖资产大幅增加自己的薪酬,完全脱离了公司业务发展实际,助长了管理层的人浮于事,严重损害了各方特别是全体股东的利益。

事实上,汇通正源对*ST兆新董事会已“不满”许久。

2019年11月,汇通正源便要求罢免张文、翟建峰、杨钦湖董事职务,并重新调整部分董事薪酬标准。同年12月,汇通正源又向*ST兆新发函,质疑3名独立董事“不具备担任独立董事的能力、未能独立履行职责或不能维护公司和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

2020年1月,汇通正源还与新晋股东中融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融信托”)联手,提请*ST兆新董事会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审议罢免独立董事肖土盛和监事会监事黄浩。中融信托是“中植系”的参股公司,持股源于*ST兆新抵偿债权。2020年1月,中融信托通过司法划转从彩虹集团获得*ST兆新约4.66%股份。

对于汇通正源的“逼宫”行为,*ST兆新方面表示:“这是他们自己提出的,我们并不知道(原因)。”不过,有报道认为,汇通正源指向的矛头是“宝能系”深圳宝信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宝信”),双方之争属管理权争夺。

深圳宝信与*ST兆新的渊源已久。2018年7月,深圳宝信举牌拿下*ST兆新5%的股份,位列第四大股东。相关资料显示,在举牌之前深圳宝信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经理均为姚建辉,而姚建辉系宝能集团的法人代表、宝能系实控人姚振华的弟弟。

双方矛盾升级的导火线可能与一笔土地转让交易有关。2019年11月,*ST兆新与科恩斯实业签订了《拆迁补偿安置协议》,拟以1.5亿元向科恩斯实业出让深圳市宝安区石岩街道兆新能源工业园城市更新单元项目的全部土地及物业权益。这笔交易同样被质疑暗含“宝能系”身影,且土地价值被严重低估。

事实上,2019年12月,*ST兆新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称,科恩斯实业和深圳宝信之间存在关联关系。蹊跷的是,*ST兆新随即撤销了上述处置资产的决议。

有观点认为,*ST兆新董事会无视中小股东利益,不思改善公司经营局面,试图通过土地转让等方式,掏空上市公司。而记者粗略估算,在*ST兆新经营业绩亏损、股价持续下滑的情况下,汇通正源浮亏已超1.5亿元。

不过,*ST兆新方面对上述观点给予否认并强调:“我们这一届董事没有卖过什么资产,目前土地仍是公司的。”

高层换血恐难改局势?

“逼宫”之下,目前*ST兆新第五届董事会7名董事和3名监事均已提交辞职报告,*ST兆新正按照法定程序及时推动董事、监事的增补工作,并将于2020年5月21日召开2019年年度大会上审议相关董事、监事的增补议案。

根据临时提案,增补李化春、蔡继中、郭健、翟春雷为第五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增补黄士林、蒋辉、刘善荣为第五届董事会独立董事候选人,增补吴俊峰为第五届监事会股东代表监事候选人。

记者注意到,上述候选人中不少为*ST兆新“老将”,包括李化春、蔡继中、吴俊峰等。

当然,候选人中还包括熟悉房地产业务的翟春雷,其来自“中植系”。从2011年至今在中融信托合规管理部担任总经理助理、房地产金融部总经理助理、创新投资部副总经理。天眼查显示,翟春雷还是中融信托旗下天骥丽湖(天津)置业有限公司和武汉蓝色宝岛置业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至于*ST兆新是否会继续拓展房地产业务,5月13日,*ST兆新方面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具体情况要看未来具体进展,有进展会披露。

新一轮领导层变动是否会给*ST兆新带来不一样的想象空间?对此,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增补提议即使通过,对于公司经营和权力格局预计不会带来重大影响,*ST兆新已被“宝能系”牢牢控制在手。

记者注意到,面临退市危机,目前*ST兆新方面并没有对外披露具体的应对措施。*ST兆新方面向记者表示,目前公司仍没有相关方面的公告,如果有会及时发布公告披露。记者致电汇通正源方面,对方称:“我们不接受采访。”

有投资者认为,退市对于大股东和“宝能系”可能更好,眼下“中植系”和汇通正源也是无能为力。宋清辉认为,退市之后,可能也便于宝能系和大股东隐蔽的股权运作。

值得关注的是,近日*ST兆新又因为与“宝能系”公司科恩斯实业存在借款纠纷,共有17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冻结资金合计约228.66万元,占*ST兆新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0.14%。

对此,*ST兆新方面告诉本报记者,公司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但是其仍然有其他的银行账户使用,目前并不影响公司正常经营。

*ST兆新上演“逼宫”大戏:“宝能系”“中植系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文章标题: *ST兆新上演“逼宫”大戏:“宝能系”“中植系
文章地址: http://www.bzfyz.com/jiankang/1140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