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情感生活资讯网

ICU无感情:拿别人的钱救我老公,我干不出来

时间: 2019-05-30 13:36:03 | 作者:张歆艺 | 阅读:74次

前些日子,我们一群护士朋友在一起闲聊。已经工作4年的刘瑜跟我们讲了个故事,一个关于求生的故事,一个在医院里来说再简单不过的故事。

以下为刘瑜口述。

ICU无感情:拿别人的钱救我老公,我干不出来

ICU无感情:拿别人的钱救我老公,我干不出来

1

11床患者还是没救了。

他是因上消化道大出血被送进ICU的,来的时候吐了很多血,一整片床单都被血染透了。饶是经过大量补液、输血,他生命的危浅颓势依旧无法逆转。

几小时后,他再次大吐血,整个人都几乎给吐了个干净,吐到最后,心跳骤停。

我们立即给他建立多个静脉通道,做心肺复苏,推注肾上腺素、西地兰……抢救半小时后,他的呼吸心跳还是未能恢复。CPR(心肺复苏术)几个循环做下来,我已满头是汗,别的同事很快过来换下了我。

我拉了条塑料凳坐下,静静地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患者。他已完全失去生气,脸上毫无血色,身体干瘪枯索,在他的斜上方,监护仪上的心电图呈一条直线。死亡的味道逐渐从他身体里散发出来,穿透了我口罩的聚丙烯纤维层,精准抵达我颅内最敏感的神经末梢。

我很清楚,他没救了。

抢救进行到30分钟左右,病员通道那边忽然传来嘈杂声。没一会儿,七八个穿隔离服的男男女女从那边涌出,径直朝11床走来——看来电话通知2小时后,患者家属们好歹算是到了。

我以为,接下来无非就是在重症病房里上演了千百遍的流程:医生宣告患者死亡,家属悲恸大哭,签死亡通知,穿五领三腰的寿衣,送遗体去殡仪馆火化……在这里,患者各有各的死因,死后的流程却大抵相同。

谁知这一次,事情脱离了我的预想。家属到了之后,一把拨开了要跟他们讲解情况的医生,一群人围到还在抢救中的11床患者床边看了半晌,接着一番窃窃私语,再接着便是几人从兜里掏出手机开始拍起了视频,拍摄期间还不断变换走位,变换镜头倍数,似乎生怕遗漏了什么。

这番操作搞得我们一头雾水,正待反应,他们又连珠炮似的问:“这根管子里为什么有血?”“你们这输液瓶里走的是什么药?”“这个机子是用来干什么的?”“那个医生,脸转过来一点,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

其余医护人员都还在参与抢救,我只得站出来跟他们一一解释,并劝说他们拍摄视频的时候最好不要站太近影响抢救。原以为这样便算完了,谁知抢救到45分钟,医生宣布患者死亡后,家属们又开始问:“你们从开始到现在一共抢救了多久?”听到回答后,有人马上低声提醒:“快百度下,看看符合规定不……”

“不用百度了,按规定抢救半小时就可以宣告死亡的。”管床医生觑他们一眼,脱下橡胶手套,嘱咐护士将这些抢救仪器撤下并整理死者遗容。

家属却登时全围了上来,嚷着不许撤走仪器,更不许动死者一下。在多番沟通无效后,他们拒绝在死亡通知上签字,拒绝将死者送去停尸房,一群人将参与抢救的医护人员团团围住,开始呼天抢地起来,干嚎着:

“好好的人送到医院来就没了……”

“我们家属还没到你们就开始抢救,都没经过我们同意……”

场面一时混乱不堪,我三两步走到护士站那儿,准备打电话给科室主任。号码还没拨出去,一个实习护士走到我面前,说有人找。

我抬头,一个中年妇女正站在她身后,皮肤黝黑,矮瘦,脸上纹路很深——是我近几天负责护理的16床患者的老婆,张敏霞。因她并未像其他患者家属那样每天按时来探视,我与她只见过一两次,交流甚少。

见我看她,她扯了扯衣角,冲我局促一笑:“刘护士你好,我是吴全波的家属,16床。”

我说我记得,您有什么事吗?她顿了顿,递过来一个塑料袋:“那啥……你还没吃饭吧?我过来的时候在路上给你买了炒饭。我看你们平时比我男人他们工地上那些还累,就给你买了两份,不是啥好饭菜,你千万莫嫌弃。”

塑料袋里装着两个透明打包盒,一盒芽菜肉沫炒饭,一盒鱼香肉丝炒饭——倘若我没见过她蹲在病房门口就着凉水啃馒头的样子,我倒真的不会对这两盒炒饭太过在意——我赶忙推辞,她却执意要塞给我。僵持几分钟后,她直接将盒饭放在我面前的桌上,脸上露出了几分孩子气:“我放这儿了,你忙完记得吃。”

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已转身朝16床走去。16床那儿,吴全波呈15°卧位躺在病床上,扭着脖子也朝这边咧嘴笑。

2

吴全波是两周前住进来的。

文章标题: ICU无感情:拿别人的钱救我老公,我干不出来
文章地址: http://www.bzfyz.com/jiankang/16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