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情感生活资讯网

文化观潮|封新城:人生上半场在媒体,下半场

时间: 2019-06-25 08:21:09 | 作者:张歆艺 | 阅读:200次

【编者按】
改革开放后,一批“文化人”出走体制内,投入到市场经济的大时代,开始重新设计人生下半场。
在大时代下,这些“文化人”的个人命运发生了怎样的转折?作者张英在澎湃新闻·请讲栏目推出“文化观潮”系列口述。讲述“文化人”所经历的汹涌澎湃的改革大潮。
今天刊发的是《新周刊》创始人封新城的口述,讲述他激流勇进的媒体工作经历以及一退再退的人生下半场。
2019年3月3日晚上七点半,我和封新城上海虹桥附近的一家酒店里,聊了两个小时。
封新城的人生上半场在媒体。兰州大学中文系毕业的封新城,去了甘肃人民广播电台工作,正好赶上对越自卫反击战,去了老山前线采访,拿下了“新长征突击手”的荣誉。因为爱情,他从甘肃跑到了广州,跳槽到了广东人民广播电台,一场“你好,南极人”的直播,让他拿下了首届中国新闻奖专题一等奖;为改善生活,封新城和同事窦文涛偷偷兼职,跟着老板孙冕办报纸写专栏,后来干脆当了《新周刊》的创刊主编,像抚养儿子一样,编了19年杂志,让《新周刊》名扬天下。
因为产权和制度问题,被捆住手脚的封新城,在《新周刊》二十年的承包合同到期后,选择了黎瑞刚的华人文化,成为了合伙人和首席内容官。一年不到,封新城再度宣布退出,隐居大理凤羽小镇,投身古镇复兴再造和文创产业。
56岁的封新城,进入了他的人生下半场,就是吸取世界文创运营的经验,复兴逐渐荒废被人遗忘的凤羽古镇,通过艺术性的规划设计,复苏和重构,让这里的古镇和古村落,成为乡村建设的典范。
三年不见,封新城一直呆在云南大理,整理他的凤羽古镇,归纳出“软乡村、酷农业、融艺术、慢生活”的文创新理念,向全世界推广这个位于洱海源头,被山谷包围的白族古镇。
上老山前线采访的诗人
我是吉林人,家在长白山下,白山人。
白山市原名浑江市,位于吉林长白山西侧,地处长白山腹地,龙岗山脉和老岭山脉斜贯全境,东与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相邻;南与朝鲜惠山市隔鸭绿江相望。
我不喜欢老家。天气寒冷、经济差不说,我和所有喜欢做梦有理想的年轻人一样,都想去很远的地方,远离自己的家乡。我从小在东北那种环境下,粗口骂人,吹牛逼,喝大酒,从小就厌恶这样的生活环境。
高中的时候,我学习成绩很好。那时高三就是天天复习,做各种试卷,重温高一和高二的课程,老师对我说,要不你试验一下,跳一级,直接参加高考。然后我就参加了高考。当时立体几何这门课我没有学过,就抱着试一试去考试,然后在几何这30分放弃的情况下,我的分数还不错。
当时我的分数可以上中山大学、兰州大学和吉林大学,我当时不知道兰州在哪里,最后我找了一张地图,怀着浪漫的心,选了最沉默的西北,进入了兰州大学中文系读书。
一个星期后,我的大学通知书就到手里了。我到兰州大学的真实目的是什么?永远不回东北,这是我人生的第一个选择,不回东北。在大学读了四年,我成为了一个满腔热血的文艺青年,读北岛的诗歌,自己也写诗、搞文学活动。
大学毕业,我留在兰州,被分配到甘肃人民广播电台,跑新闻写通讯,其实就是外出采访好人好事,优秀集体,优秀人物。很快,我遇上了一个好机会,当时新闻界组团去老山前线部队采访。我那会是热血青年嘛,自己想去,写了一个申请给台里领导,结果因为我不是党员,申请被否决了。然后那些政治表现好的党员同事,接到台里的指派,都纷纷找借口各种理由称病,不敢去。最后台里的领导又反过来找我,我说太好了,我去采访。

文化观潮|封新城:人生上半场在媒体,下半场

封新城(右一)在电台工作期间。 
我在老山前线采访了一个多月,那会年轻身体好,每天不闲着,在前线部队里找新闻线索和采访对象,从采访到节目录制,最后到编辑制作完成,就我一个人。这组广播节目播出后,社会反响很大,台里拿出去参加在湖北沙市举办的全国广播新闻比赛。
当时,我就被广东人民广播电台的青年节目负责人区念中看中了,他直接问我,愿不愿意到广州去工作。当时和他聊天,很愉快,聊广播、谈文学,他看我是东北人,普通话讲得挺好,刚好当时广东人民广播电台组建新开播的新闻台,正在全国招人。他回广州后,跟领导推荐我。
1988年,海南建省成为最大的特区,新成立一大批机构,全国招聘人才。我也心动了,请假南下。当时的海南,一下子多了几十万人,社会秩序有点混乱,吓着我了,我放弃了海南。路过广州时,见了区念中。他当时请我在电台旁边的东方宾馆食街吃饭,一结账:我当时吓呆了,50块钱!这么贵?我当时在甘肃台一个月的工资也就50块。
1989年3月,我离开兰州,到了温暖的广州,跳槽到了广东人民广播电台新闻台,和窦文涛成为了同事。那时广播的形态,还是传统的操作模式,记者采访写稿,编辑改稿,然后播音员录音、播出。我到了广东工作后,才领会到广播直播的魅力。
我到广东台负责一个以人物访问为主的节目《灿烂星河》,我和同事们一起策划了很多社会反响好的节目,比如我们合作的《采访“女飞人”纪政》、《你好,南极人》,都拿到了中国新闻奖一等奖。
为什么能够拿奖?《你好,南极人》这个节目里,我和窦文涛做了一个大胆的创新策划:在没有手机和互联网的时代,我们把电话用到极致,当时电话还没有像今天这样普及。我们在直播时,通过广州海岸电台,就是负责海岸呼救的那个台里的设备,把我们的采访热线接到了南极站,然后我在直播室里又把电话接到北京去采访,做了一个联通全球的特别直播节目。北京广播学院曹璐教授评论说,我们“把广播的优势发挥到极致”。
和窦文涛一起兼职“炒更”
我一直感叹,我们这一代人,与众不同,遇到了好时代,可以自我选择,是非常幸运的一代人。
我在兰州读大学4年,在甘肃人民广播电台4年,同学、老师在兰州的非常多,单位同事和朋友也多,人脉关系有一定的积累。如果我不跳槽到广东人民广播电台,依我的个性和脾气,一定会遭遇另外的人生。
比起东北老家和兰州,我真是打心眼里喜欢广州。广州人觉得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最重要,其它“关我什么事”?一走出家门,不管单位还是生活里,大家相互尊重。如果在北方,只要过了广东地界,人际关系就复杂了,单位和工作上就开始搞人了。
在广东电台,我和窦文涛是同事,生活里我们是好哥们。我是节目监制,他做节目主播,工作上配合得特别好。当时,娱乐风潮刚刚兴起,我们的节目采访了大量文体娱乐明星,社会反响好,收听率也高,特别有成就感。
当时的广东,是改革开放前沿阵地,经济发展好,人民观念开放。我们单位的收入低,但为了改善物质生活,许多人在单位本职工作外,也发挥潜能去外面打工做事情。
文章标题: 文化观潮|封新城:人生上半场在媒体,下半场
文章地址: http://www.bzfyz.com/qinggan/44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