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情感生活资讯网

那些忘不了的少年时光

时间: 2019-09-11 15:24:31 | 作者:张歆艺 | 阅读:200次

年后开学都一周了,李真都还没来返校上课。

1986年的乡下通信可没有这么先进,微信、QQ、短信,电话,现在无论哪一种办法,鱼田田都会有办法把她的好友李真找到,可那时不行。

实际上,放寒假后,鱼田田去李真家找过她一次。李真家的门锁着,李真的邻居大妈奉告鱼田田:李真他们一家随她爸爸搬进了城里,以后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

李真一家以后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鱼田田不信任。她站在李真家的窗户前愣了好一阵子,透过有破洞的窗户纸鱼田田看到潦攀李真的那张大床,那也是这些年鱼田田曾无数个晚上和李真睡过的那张大床。蚊帐两边各撩起一角,被子整齐地叠在床尾,和原来几乎一模一样,一切都是那么地熟识。鱼田田还依稀看到了被子下面的一圈地图,冒着呼呼热气,那曾是她和李真的秘密,准确地说,那曾是李真帮忙掩藏过的她鱼田田的秘密。

鱼田田和李真其实在读小学一年级时就认识了,但她们真正成为朋友,却是在小学三年级鱼田田失去妈妈以后。

小学三年级以前的鱼田田和李真,是班上两个不同的圆心,班上的女生环抱她俩自发地形成两个小团体。小小的李真标致高挑、富有时尚、活泼大方,她有一个在城里开汽车的爸爸,有一个长得非常好看和周围农村女人不太一样的妈妈,有隔三岔五不断变换的彩色衣裙,还有仿佛总也用不完的零花钱……总之,在那个闭塞的山村小学里,李真,她就是一道彩虹,光彩炫目,让所有认识她的同学都爱慕不已,包括鱼田田。

鱼田田是高傲的,她对李真的爱慕从不表露,有时甚至还表现的不屑一顾。心坎里,她也是不讨厌李真的,她瞧不起的,是环抱李真身边的那一群女同学。鱼田田没有一条裙子,除了每学期开学报名时交给老师的那三块五角钱,鱼田田身上再找不出来一分钱,除了过年和偶尔生病打针时妈妈鼓励过糖块,鱼田田没有吃过其它零食,但这有什么关系呢,鱼田田从未因为窘迫而自卑,她依旧高傲。因为她认为自己也不差,她不胖不瘦,和妈妈走亲戚串门时人家也夸她长得美丽灵秀,她还算术好,作文好。这个并不是完全天生的,鱼田田很努力,而且是大家看不到的努力。做完当天的作业鱼田田每天会雷打不动地把第二天的学习课文自己先预习好几遍,鱼田田从小学一年级起每天都有记日记的习性,她很恬静,喜爱读课外书,村落里有一个远房亲戚是老师,她的家里有一柜子的藏书,怕人家烦她鱼田田就一本一本地借,她非常爱惜人家藏书而且十分信守诺言,一本书看完立马就还然后才换下一本。那一柜书都快被她借遍了。所以鱼田田交给老师的每一篇作文都与众不同,从立意到构思,鱼田田对自己都非常挑剔,她会花很多的心思琢磨老师看见自己作文时能够眼睛一亮。每天的晨读课堂上,鱼田田流利地领读声都会在校园里和同学们的声音此起彼伏地回荡,那时鱼田田迎着朝霞的脸上洋溢的是一种同学们都无比熟识的光茫,光茫里那个快乐自信的鱼田田高傲极了,同时这种光茫也如磁铁般吸引着班里的另一些同学。

小学三年级下学期同学们都只回去过了一个周末,周一再回到学校时鱼田田的妈妈就没了,那天的早自习鱼田田没有带同学们读书,早上她来教室后就一直恬静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直到中午放学,她都没有离开教室离开那个座位。下课后同学来约她和往常一样去跳橡皮筋,鱼田田没有动,目光涣散,摇了摇头,手一直在一张草稿纸上不停地画啊画。同学们都在背后窃窃私语,这样恬静的鱼田田让人感到有些恐惧。

这种状态的鱼田田继续了将近两个星期,以前鱼田田身边的那些朋友因为恐惧都渐渐地散了,那天放学后黄昏的夕阳把鱼田田瘦削的背影拉的格外孤单,李真一直站在鱼田田的身后瞩目了她很久,李真的家和鱼田田是完全不同的方向,直到走远的鱼田田小的看不见了,那天李真才和自己的毛病一起回家。

第二天,李真就央求老师把自己的座位调到了鱼田田的身边。李真下课后用字条包了一颗糖推到了鱼田田的胳膊旁边,鱼田田打开字条见上面写着:“吃了它,你就不会做噩梦了。”旁边还歪歪扭扭地画了一个太阳和太阳下的一张笑容。鱼田田吃惊地回望着李真,她留下字条把糖还给潦攀李真。李真又把糖给推了回去。李真忽然凑到了鱼田田的耳朵边用很低地声音跟罗田田说:你试一下啊,很灵的,我外婆去世时,我已经试过的。说完李真就飞快地跑出了教室,留下座位上一脸愕然的鱼田田。

文章标题: 那些忘不了的少年时光
文章地址: http://www.bzfyz.com/shanggan/265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