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情感生活资讯网

把爱,剪碎了随风飘向大海

时间: 2019-11-04 08:23:12 | 作者:张歆艺 | 阅读:64次

1. 遇见那片温和的海

七月末,我从大学回到自己的家乡静宁县。再次遇见林轻旋时,她的头发剪短了,露出皙长的脖子。除此之外,她几乎没变,我一眼就认出她来。

落日从分不清天与海的边际沉沉下降。余晖包裹着大海,包裹着站在傍晚里的林轻旋。看到她,我就会想起曾经那些日子。

那年夏天,林轻旋跟着妈妈,坐长途客车回家乡静宁县,一个位于半岛的小县城。

这次回乡很忙得。在这之前林妈妈终于放弃挣扎,在签下离婚书之后,陷入一段伤心欲绝的悲痛之中。同时正在念初二的林轻旋自闭症复发,回绝上大提琴课,连正常的上学都变得无比艰苦。还好,很快便放暑假了。

放假的那些天,林轻旋看着日渐消瘦的妈妈无精打采地上班,下班,回家随便做点饭菜,那些难以下咽的饭菜比不会做菜的轻旋做出来的更难吃。婚姻的破裂对林妈妈的打击非常大。而轻旋,因为父母离婚的事,导致自闭症复发,自卑感密密麻麻地包裹着那颗脆弱不堪的心。她终日躲在房间里,翻那些看过无数遍的漫画书。

突然有一天下午,林妈妈下班回来,对轻旋说,走,我们回静宁县。那是妈妈第一次提及到她的故乡。听说那里有和妈妈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听说妈妈已经好多年好多年没回去过。

还听说那里有一片温和的海。

她们收拾了简便的行李,买了车票,马上就出发了。

长达八小时的车程,在早晨两点多,车子抵达静宁县车站,林妈妈带着轻旋在左近的24小时商店歇脚。因为是临时抉择回来,所以林妈妈没有联系任何亲人。直到天边露出鱼肚白的颜色,林妈妈才联系了亲人。林妈妈的小姨家不大,没有多余的房间可以住下,正愁的时候,有人说,到荟茹家吧,他们屋子有些多余的房间出租给旅客的。

当我在家门口见到林轻旋的时候,不禁心里感叹,这个女孩长得真美。可是眉宇间却带着深沉的忧郁,散发着一种难以靠近的气息。她一头浓黑的头发软软披在肩头,五官精致,但表情淡漠,看起似乎有些疲倦了。

母亲叫我带她们去房间休息,我接过她的行李,微笑着和她打招呼:“我叫荟茹,房间在二楼,跟我来吧。”

她望我的眼神有点怯,然后一直低头不语。还好林妈妈在旁边笑着和我搭话,气氛才不至于那么为难。而林轻旋,似乎很内向的样子。从她妈妈口中得知,她和我同龄。那时候,我有点儿爱慕她。来自大城市的她,有着漂亮脸蛋的她,可是后来,我又有些可怜她。

2. 时光又纯粹又美好

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皮肤晒得黝黑。经常扎成马尾的头发一点都不柔顺,一披散下来就乱糟糟的。而林轻旋是那么的温婉,优雅。跟她相比,我只能想到一个词形容自己,粗糙。

刚脱下汗湿的背心,准备套上洁净的衣服时,伴同着噼里啪啦的说话声,母亲粗鲁地推开门。她没有敲门的习性,而我平时也不锁房间门。

“磨蹭什么呢,快快,去海之他家买点水果,西瓜挑黄肉的,大树菠萝也要点儿,”母亲掏出几张皱巴巴的钱塞给我,声音降下来些,“叫海之他爸算便宜点儿,啊,快去。”

海之他家的水果店生意很好。我去到的时候,正好有一批游客在买东西。海之的妈妈见到我,就问起林轻旋母女的事。这个小县似乎藏不住事儿,一点风吹草动街坊邻里都知道。

“海之呢?”比起八卦别人的事儿,我对杨海之对比有兴趣。

“刚回来,在屋里。”海之的妈妈朝屋里喊了他一声,然后转身去招呼客人,我一个人挑选要买的水果。

杨海之从楼高低来,因为经常去海上冲浪,皮肤也晒得黝黑。他理了板寸头,看起来洁净爽朗。他笑起来和我一样,脸颊上有深深的酒窝。

我买完水果,他用单车载我回家。他骑得很慢,经过一段沿海的马路,正好能够看见远处西边的落日渐渐隐没在云层深处。我奉告他林轻旋的到来,他似乎不太关切。

可是后来在我家看到林轻旋的时候,杨海之马上露出好看的笑貌,我暗暗地白了他一眼。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嫉妒林轻旋,只是认为,她能够跟我和海之成为朋友,有一个大城市里来的朋友,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林轻旋第一次见到杨海之,在对于自己来说还很陌生的小县,傍晚散尽最后的一点余晖,她看到第一次见面就朝自己露出绚烂笑貌的男孩,认为很暖和。

接下来的日子里,轻旋常常看到海之。她从我口中得知他喜爱冲浪。得知他在学校人气很高,学习成绩很优良。在我眼里的杨海之,一直都是很优秀的男孩。

文章标题: 把爱,剪碎了随风飘向大海
文章地址: http://www.bzfyz.com/wanhui/48849.html